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大别山:一座得“山水”名扬天[1898]

  • 修行:改变自己是神,改变别人[110]

  • 凡事有因果,万物有轮回[172]

  • 如是行去,必得往生极乐邦——[136]

  • 本来都是佛,现在为什么是众生[119]

  • 即使没有往生,你所念的佛也没[120]

  • 为什么《地藏经》是学佛者必修[125]

  • 四点建议避免学佛走偏![130]

  •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誉海內外的[1747]

  • 武则天与敦煌《金刚经》的故事[137]

  • 我们身上被多少根绳子绑住?[100]

  • 一生磨难重重,是前世修行不好[120]



  • 本站推荐

    大别山:一座得“山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

    中国"普贤学″与"中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探访隐士生活——《岭上多白云》带你走进终南山
     
    [ 作者: 佚名   来自:原创   已阅:7399   时间:2013-5-22   录入:wangwencui

     

     2013年5月22日  佛学研究网

    书名:岭上多白云

    作者:南山如济

    定价:22.00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31

    版次:20131月第一版

    印次:20131月第一次印刷

    ISBN978-7-5613-6690-5

    页数:150

    开本:16

    字数:100

    包装:平装

     

     

    内容简介:

    本书由多篇散文连缀而成,讲述了南山如济在终南山茶隐时的衣食住行等平淡事以及饮茶、吹箫、作画等雅事,展现了普通人很少能接触、体验到的住山生活。书分为山中草庐、山居茶事、修心怡情、茶禅一味四个大的部分,全书既有平实生活的写照,又有类似心灵感悟的慨叹,同时包含了诸多典籍故事、诗词歌赋、佛家公案另配有作者的山居生活图片以及作者自创的诗歌,既清幽雅致又庄严有味,平淡之中蕴含高雅。

     

    作者简介:

    南山如济,名马嘉善,字守仁,别署冷香斋主人、如济居士、煎茶翁等。现任中华茶道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华煎茶道—南山流”宗主。平生无他好,唯嗜茶、书而已。读书之余,坐而瀹茗;煎水之暇,起而读书。以为人生乐事,不过如此。曾有诗偈曰:人生有真味,趺坐瀹茶汤,亦日常生活之写照也。

    视频:终南隐士的山居生活

    自古终南出隐士,现代终南山中的隐士是怎样生活的呢?担水砍柴、种菜做饭,喝大碗茶、吃山野菜,吹长萧、弹古琴,以清风为伴、与明月相邀……隐士的清苦与悠闲伴着终南山四季的风光缓缓流淌。这就是影片主人公南山如济先生在新书《岭上多白云》中所描画的生活。

    《终南隐士的山居生活》视频地址: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QzMDEzMDg0.html

     

    专家推荐:

    楼宇烈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教授):“过清贫生活,重建人格尊严”,值得一读的一位修道者的山居人生体悟。

    比尔·波特(美国著名汉学家):悦读如济先生的新作《岭上多白云》,无法不为那娓娓道来的茶桌闲语式的文字所触动,并深觉醍醐灌顶、眼前一亮,无法轻易远离书中那份来自山林清居的淡泊宁静。然而当我最终放下书、返至家中,发觉其实那山野与云朵竟早已与我一路随行。如此,若想山林之云飘于你的家园,请别轻易错过这本佳作。                                    

    肖 锋(《新周刊》杂志总主笔):如济先生倡导“过清贫生活,重建人格尊严”,是要找回人性的博大,这源自大自然的浩瀚无垠和宽宏大量。一间茅棚,一畦青菜,一缕清风,一轮明月,你几乎就已拥有了大自然的博大与富足,何求他哉!                                

        余 悦(江西省社科院首席研究员、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会长):流淌的笔端,听雨、临风、赏月、对花,常人伤感的境遇,成为滋润心田的良辰美景;鲜活的文字,草庐、担水、劈柴、烹茶,淡泊简约的生活,自成潇洒自得的豁达风流。

    范增平(台湾中华茶文化学会理事长):大学生时,常以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自勉。读如济兄《岭上多白云》,豁然开朗。此时此刻,面对纷繁浮躁之社会,此书是一股清流。中华文化之本质,尚谦让,行中庸,薄名利,鄙财富,我等俗世中求不得,于如济书中,得些满足和安慰。

     

     

     

    我的南山亭

    山中草庐

    南山亭 

    茅棚   

    住山   

    闭关   

    清净   

    终南茅棚   

    广福茅棚   

    惭愧   

    担水   

    劈柴   

    烧火   

    山居茶事

    煎茶   

    煮茶   

    饮茶   

    普茶   

    瓦罐茶 

    吃茶一斗   

    独饮得趣   

    杏花入茶   

    荷香入瓯   

    修心怡情

    听琴   

    围棋   

    笔墨   

    听雨   

    烹雪   

    敲冰   

    临风   

    赏月   

    茶禅一味

    山泉   

    石灶   

    山厨   

    锅碗瓢盆   

    禅堂   

    茶鼓   

    山门   

    木桥   

    莲池   

    千竹庵 

    南山如济诗词选录

    后话   

     

    样章

     

    担水

     

    山居不易,尤其是没有水的时候。

    开始修建广福茅棚的时候,山上还有水有电,山民遗留下来的房屋也基本完好,稍加改建就可以居住了。但住下来不到一年,水就断掉了,后来电也断掉了,外缘艰辛,住山的日子非常不容易。

    断水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当时没有经验,冬天关闭了水龙头,结果冻裂了水管。后来连管子、水龙头也都被人拆卸走了,到了第二年春天,水就彻底断掉了。

    也想着去维修,但当时埋管子的路线我们不是很清楚,来回找了几次,也就放弃了。茅棚不远处有一眼山泉,据山民说,一年四季都不会干涸,于是住山的明印师就担水吃。

    担水很不容易。我试过几回,扁担压得肩膀疼痛且不说,水桶来回颠簸就很不好受。往往打了满满两桶水,等担到茅棚时只余下小半桶,裤腿也被打湿了,很狼狈。有一天雨后担水,因为山道滑,又是上坡,不小心摔倒了,水桶滚到一边,鞋子在另一边,好在那时候尚且年轻,筋骨结实,咬咬牙,又去重新打水,一步步终于挨到了门口。

    自那次后,我就改担水为提水了。

    明印师笑道:“你这样提水,要提到什么时候?”

    我笑道:“慢慢提。你一次担两桶,我一次提一桶,多跑一趟而已。”

     

    如济赘语:

    说到住山,真正相当不容易。

    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工业文明很发达,无论城镇还是乡村,基本生活居住条件都已经具备了,水、电、煤气、交通设施等一应俱全,粮食、蔬菜、日用品等,都可以在专门的农贸市场和超市购买,生活很便利。

    山居就不一样了,水要从溪流里汲取,如果遇到天旱或者山洪暴发,饮水就成了问题。终南山很多茅棚距离水源很远,有些将近十几里地,完全靠人力挑水吃,相当困难。南五台附近的一些茅棚,包括后山的大茅棚,吃水都很艰难,由此可见古今住山行人生活的艰辛和道心的坚定了。

    对于现代人来说,没有电可能很难适应,除了照明,手机、电脑都要靠电补充“能量”。另外,使用电器烧水、煮饭也很便利。但就我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终南山很多茅棚至今仍然没有通电,也谈不上使用手机、计算机以及电磁炉等现代化电器设备了。

    所以对那些毅然抛弃现代文明,只身来到终南山茅棚参学修道的年轻人,我总是心怀敬意,也感到很惭愧,因为我自己的生活已经离不开电能和电器了。

    我自己在终南山的几处茅棚距离水源很近,最远不超过半里地,取水很方便。为了预防干旱季节缺水,我还准备了大水缸,保证水缸里的水每天都是满的、新鲜的。如果遇到缺水,可以保证茅棚一个星期有清洁的饮用水。

    我时常在考虑一个问题:现代工业文明是我们必需的选择吗?从全世界目前发展情况来看,似乎确实如此。但地球的能量是有限的,电能的使用也是有限的,真正到了资源枯竭的那一天,我们该怎样生活?

    我们已经离不开电能,离不开手机,离不开电视,离不开计算机,离不开铺天盖地的所谓“信息”,离不开现代文明了。我们既是现代文明的获益者,也是受害者。

    对于那些真正的修道者而言,现代文明是多余的。

    一个人端坐在蒲团上,山风吹来花香,山鸟带来问候,山峰静默相对,山月点亮山窗,行人的心地一片宁静明亮,所有的一切都是多余的,包括这一顶茅屋。

    我们已经离开大自然很久了,我们的身心以及神经都变得麻木不仁,感觉不到季节的变化,感觉不到阴晴晦朔,感觉不到大自然壮阔而又细致的美。这难道就是现代文明带给我们的利益吗?

    大自然是有生命的,只有贴近大自然,将自我身心融入大自然,才会察觉到天地运行的节奏和韵律。

    大自然一直没有抛弃我们,是我们抛弃了大自然。我们总是贪图便利和享受,我们迷失了自心本性,忘记了自己原本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沿着蜿蜒山道,我们能担起这一挑水吗?水会不时泼溅出来,打湿我们的鞋袜。那就停靠在山道树丛旁休息一会儿吧,水面渐渐平息,倒映在水里的,是我们的本来面目吗?

    住山修行,就从担水开始吧。

     

    烧火

     

    依据命理学说,我是水命人,泡茶好,但怕烧火。明印师是火命人,火烧得很好。所以我每次上山,都是他烧火,我做饭,吃过饭后泡茶自然也是我的事情。

    “人心要实,火心要空”,这是当地山民教我们的话,很有道理。

    我开始烧火时总担心火不旺,于是多搭柴,结果弄得满屋子都是烟,只好很狼狈地跑出灶房。经过明印师轻轻拨弄后,火起来了,烟也渐渐消散了,看看炉膛,也就三四根柴火,熊熊燃烧着,锅里的水已经响开了。

    为了烧好火,我特地制作了一根吹火筒,一把蕉叶扇。吹火筒用毛竹,长短如同洞箫。蕉叶扇剪去边围,仿佛济颠和尚常摇的破扇。我在扇面上题了“松风”两个字。带到山上后才发现吹火筒一点儿实际用途也没有,而蕉叶扇却派上了大用场。去了边的蕉叶扇用来扇火很好,火旺,不起灰,而且很有些山居“味道”。

     

    如济赘语: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真正做起来都不容易,住山也是如此。

    山居生活虽然简单,但很烦琐,从前面有关担水、劈柴、烧火的内容,大家就已经能大略感受到了。对于那些向往山居生活的年轻人,我总是表示理解,因为他们所谓的山居生活,其实都是理想化了的。

    有一位年轻的出家僧人,不知怎么就打听到了广福茅棚,在寺院里打了两个禅七后,说要到山上茅棚去住。我先是婉言谢绝,但他很坚持,并表示他住禅堂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住山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他连住山的铺盖、衣物都已经准备好了。看他态度这样坚决,我只好答应第二天带他去看看。一路上,他说了很多,都是禅堂里的事情以及他在修行方面的体会,这些我都不大懂得,只好唯唯诺诺的,很认真地听他说话。

    车很快就到了山下,我们两人下了车,雇山民背着行李,开始爬山。走了大概不到十五分钟,他已经气喘吁吁了,我想,大概是因为他在禅房里住久了,还不适应走山道吧,就停靠在路旁的石头上歇息,擦汗喝水。他就问:“这路就一直这样,全部是小路?”我回答,是的。他又问:“还有多久能到?”我说,我们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还有一个多小时山路呢。听了这话,他的话立刻就少了,一路上豪言壮语也没有了。

    终于到了广福茅棚,我带他到几处茅屋看了看,他脸上一点儿喜色也没有,大概觉得条件太简陋了吧。其实在整个终南山,广福茅棚的居住条件已经相当完善了。然而,毕竟是山间茅舍,条件自然不能和山下的寺院比。到禅堂里礼佛、烧香出来后,他悄悄问我:“这里供养怎么样?”我回答:“山里清静,没有什么供养。”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吃过斋饭,他坚持要下山,我劝他说:“既然好不容易上来了,住一晚再走也不迟。”他表示不住,并坚持要下去。我看他态度坚决,只好让山民又扛起行李,送他下山。我因为要在山上住几天,就没有陪他下去。此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像这样的出家人我遇到过很多,很让人惋惜。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他们都是些很幸运的年轻人,从小就没有受过苦,连茅棚是什么样子也没有见过。寺院里衣食住行样样如意,住久了,难免会产生外出参访的念头,参访茅棚和住山自然成了第一选择。在他们眼里,看到的都是住山行人超脱光鲜的一面,什么入定呵、悟道呵、辟谷呵、成佛啊,云里雾里的,很新奇很神秘很潇洒,热闹得不得了。及至到了山里面,看到几间歪歪斜斜的茅草房,几个节衣缩食的住山人,一屋子呛人的烟火气,和他们原先的期望大相径庭,自然就觉得不如意了。于是只好打道回府,落荒而逃,继续在大城市、大寺院里修各自的道业去了。

    禅宗里有个“一宿觉”的公案,《景德传灯录》里有记载。永嘉玄觉禅师(665-713),唐代温州永嘉(今属浙江)人,字明道,号永嘉玄觉,俗姓戴。他少年出家,先学天台止观法,在行、住、坐、卧中,常冥想静观。后受左溪玄朗禅师指点,前往韶州曹溪参拜六祖慧能。“一宿觉”公案是这样的:

    玄觉禅师初次来到六祖慧能座下,振动锡杖,绕六祖法座走了三圈,笔直站立。六祖说:“作为出家人,应当具备三千威仪和八万细行。大德从哪里来,竟然这样傲慢?”

    禅师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

    六祖说:“那为什么不去领会无生的法旨,了悟无速的道理呢?”

    禅师说:“领会就是无生,了悟本来无速。”

    六祖说:“是这样,是这样的啊。”

    当时大众听了这一段对话,没有一个不感到惊讶的。玄觉禅师这时才按照礼仪参拜六祖,接着便要告辞。

    六祖说:“回去得也太快些了吧?”

    禅师说:“本来便没有动过,怎么谈得上快呢?”

    六祖说:“谁能知道没有动过?”

    禅师说:“您人为地在分别动过和没有动过。”

    六祖说:“你很懂得无生无灭的道理。”

    禅师说:“无生无灭难道还有道理吗?”

    六祖说:“无意思有意思是谁在分别?”

    禅师说:“分别也不是意思。”

    六祖赞叹说:“妙啊,妙啊,小住一宿再走吧。”当时人称此一段公案作“一宿觉”。时谓一宿觉矣。

    这就是古代的禅师,这就是古代的禅风,机锋凌厉,无人能敌。所以禅宗从来所度的都是上上根性之人,于此可见一斑了。

    火已经烧起来了,炉灶里噼噼啪啪的,那是柴火受热后的抱怨。屋子里全是烟,呛得人眼泪都淌出来了。连续半个多月阴雨天气,柴火有些潮湿,烧火很不容易。

    “明印师,快来烧火,我到菜地里拔菜去了!”我冲出茅屋,冲禅堂里大喊,并趁机跑到坡下的菜地里去了。

    山峰依然高耸,白云悠悠,我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笑了。

     

    山厨

     

    和石灶一样,山厨也是山居不可或缺的。

    终南山茅棚大多由山民遗留下来的旧屋改造而成,厨房和居室连在一起。所谓厨房,只是一个很小的可利用空间,内有一台锅灶、一口水缸、一张案板,一些储藏粮食、蔬菜的瓦瓮、瓷坛以及锅碗瓢盆而已,很简陋。

    山厨虽然简陋,但很实用。灶台通常都和火炕相连,灶膛通向炕洞,火炕里有烟囱接向屋外,烧火做饭的同时,火炕也烧热了,既节省了柴火,也省去煨炕的麻烦,可谓一举两得。这样结构的灶台,适合在早春或者秋冬之际天气寒冷的时候使用。如果是夏天,另备有简易炉灶,可以在屋外生火做饭。

    几乎所有的山厨都无一例外地黑而且暗。不但灶台黑,茅棚顶也黑,烧水壶以及锅底更有一层厚厚的油灰,很难清洗干净。这是长年累月烟熏火燎的结果,参访者偶然走进山厨,一开始会很不适应。

    山厨虽然幽暗简陋,但很洁净。碗碟都码放在碗篓里,竹筷插在箸笼里,其他锅碗瓢盆也都摆放得整齐有序,宽阔的木案板也用山泉水清洗过了,这是住山者应有的生活态度。

    山厨里没有丝毫荤腥气味,储藏的粮食很少,调味品也很少,只能提供一些简单的饮食。

    曾有诗偈曰:“山厨常寂寂,素洁绝荤腥。园中椒茄嫩,篱落豆荚生。煮成罗汉菜,疗饥兼养形。”

     

    如济赘语:

    在茅棚里住久了,人心也变得安静了。回到都市里,心里还一直向往着山林间的那股气息呢。

    那是茅棚特有的气息。

    茅棚的气息中不但有山林溪谷的气息,也有烟熏火燎的气息,也有经历岁月磨砺后那种深沉的味道。

    黝黑坚实的棚顶,昏暗冷清的橱柜,散发出黄泥蒿草气味的火炕,这些都是我熟悉和喜爱的。

    当然,还有一钵清香四溢的罗汉菜,这可是只有在山厨里才能烧出的美味菜肴啊,说起来,真的很令人向往呢。

    罗汉菜,即锅烧烩菜,以土豆、豆角、豆腐、胡萝卜等为主料,另有香菇、木耳等配料,为山居常食菜品。许多参访过广福茅棚的人,都对这里的罗汉菜赞誉有加。

    烧菜前要将所有的主、配料清洗干净,然后切成块状或者片状,豆角则要用手掰成小段,姜要切丝。铁锅烧热后加菜籽油,烧至约八成热时,入姜丝、花椒粒稍稍炸锅,然后依次放入主、配料,大火略略翻炒,接着淋入酱油、食盐等调味品,加开水至漫过菜身,调好口味后,改用小火炖煮约15分钟,待得土豆软烂,茄蔬入味,汤汁也收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出锅了。先供佛,然后出食,然后行堂、进食。

    如果供养住山僧众,则不用花椒粒炸锅,而是事先用沸水制成花椒水,烧菜时淋入少许即可。至于味素、葱、蒜等,是绝对不能使用的。

    对了,每次烧罗汉菜时,我都会去采摘一小把野菜,有荠菜、灰菜、嫁菜以及薇菜等,都是当季的野菜。清洗干净了,不用刀切,用手拧碎后加在大锅里,这样烧出来的罗汉菜美味无比。

    说到行堂,这是寺庙里的说法,我们在茅棚里也照样做。先把碗筷摆放好了,然后由行堂者将饭菜分别盛入碗碟里,念供养咒后开始进食。这样能使大家生起恭敬心。不但是对佛法的恭敬,也是对饮食的恭敬。

    在中国古代,无论家庭贫富,饮食都是件很庄重的事情。譬如,饭菜不是直接端到餐桌上,而要用食盘。东汉隐士梁鸿之妻孟光 “举案齐眉”的故事,即可佐证。

    据《后汉书·逸民传·梁鸿》载:“鸿家贫而有节操。妻孟光,有贤德。每食,光必对鸿举案齐眉,以示敬重。”

    诗人李白遭贬谪后,途经安徽铜陵,有《宿五松山下荀媪家》五言诗一首,其中也提到了食盘:“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山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山村荒落,晚餐简素,主食是当时穷苦人家常吃的菰米饭,类似现在的糙米。饭菜虽然简单,但进餐用食盘,而且又是老妇人亲自跪着端进来,以表示对诗人的尊敬。此情此景,连素以豪放浪漫著称的李太白也有些难以举箸了。

    山居简易,虽然不以追求美味为事,但对饮食之道也不可不知。

    佛经中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也就是说,众生必须靠食物的资养来维持生存,绝无例外。

    日本吉田兼好法师曾经说:“食为人之天,善于调味,可谓大德。”

    美味可口的饮食,不但能调养身心,也不至于使粮食浪费。同样的菜蔬,有些人烧出的味道实在令人难以下咽。他自己尝过后也觉得不好意思,只能呢喃说:“我不会做饭,但请大家坚持吃完吧,粮食不可以浪费呢。”

    我经常会借着品尝一些住山僧人饭菜的机会,得知他们的修行状态。有些人烧出的饭菜虽然不算美味,但味道清淡,这是多年住山养成的饮食习惯。有些人烧出的饭菜味道不错,但俗世间的滋味还能品尝出来,这是没有真正发心的结果。至于那些不堪入口的饭菜,或者是漫不经心,或者是心性粗疏,或者是多生累劫习气所致,不能调和饮食,那些烧菜的人都是些可怜人。

    山厨虽然简陋,菜蔬虽然单一,但能使每一种材料都呈现出本味的同时,又能与其他材料相融合,这才是烧罗汉菜的秘诀所在。

     

    锅碗瓢盆

     

    或许山居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我们的日常生活相比,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日常生活离不开锅碗瓢盆,山居也一样。

    山居所用的锅是很大的铁锅,如果煮一锅饭,足够三四十人吃。碗也是寻常的粗瓷碗,俗称“老碗”。至于其他盆盆罐罐的,都是以前山民遗留下来的,虽然简朴,但很实用。

    开始的时候,我们希望山居生活能好一些,所以将煤气罐、煤气灶、微波炉、不锈钢锅、瓷盆、陶碗等带到山里。用了不久,锅碗瓢盆被人“一锅端”,全部偷光了,给山居生活带来诸多不便。无奈,只好将山民遗留下来的锅碗瓢盆清洗消毒后使用,新添置的一些厨具如烧水壶、面盆、笊篱、篦子、箸笼、饭勺、饭铲以及陶盆、瓦罐等,也都尽量购买最便宜、最简陋的,我甚至在上面刻上字,或者用榔头敲几个坑,希望不会再被人“相中”。

    如济常常感叹:住山和在家其实并无分别,关键是我们自己的心地是否真的清净了。若真清净了,才可以住山。

    由于连年被盗,有人曾劝如济换锁,如济不换。为什么?若换锁,他们会钻墙、破窗而入,损失岂非更大?不如就这样一把锁,任其撬,任其砸,任其开,任其拿。他来偷,总是因为贪、嗔、痴三字,总是因为贫穷。他拿走一些就能补贴一些家用,或许今后就不再偷盗了。再说,如济居并不缺少这些东西,他拿走了我再添置,直至有一天他良心发现,改过自新,岂不是好事一桩?

    佛言“布施”,如济这种做法大概也是末法时期的一种布施方式吧。

     

    如济赘语:

    已经是初冬季节了,天色比昨天阴沉了许多。道路两旁的树,叶子已经枯黄,田野里却浅浅绿绿的,布满生机。远远望去,终南山笼罩在层层阴霾里,只显露出一抹沉重的影子。

    山上的草木大多已经凋零,萧瑟沉寂。我今天约朋友一起到如济居饮茶,朋友携带了妻儿,一路上惊叹声、欢笑声、说话声不绝于耳,给山行平添了几分生气。

    终于看到如济居了,寥寥落落的庭院,寥寥落落的树影,寥寥落落的篱笆墙,寂静中透露出些许禅意。

    住山的明印师前些天下山打禅七去了,预计整个冬天都不会上来,这也是我不得不经常上来照顾茅棚的原因之一。

    院落里空无一人,脚步踩过小径上的落叶,发出沙沙声响。平日用来饮茶的几个石磨盘看上去有些冷清,悬挂在树枝上的茶鼓也显得有些破落,但我的心里却充满暖意。

    往日上山,总会有喜鹊在枝头“喳喳”叫喜,今天却听不到。有几只雉鸡因受到惊扰,扑棱着翅膀从草丛间飞起,飞向对面山谷去了。

    我推开栅栏门,邀请朋友一家进了院落,然后去开茅棚房门。

    到了房门前,才发觉锁被撬开了,耷拉着挂在铁栓上,我下了锁,推开房门,发现贮放山居用品的木柜也被撬开了。朋友随后进了屋,我只有苦笑:“看来有人比我们先到了一步。”大概检点一下柜中东西,被褥、衣物等日常用品都在,只是用来烧水的随手泡不见了。另外,一听绿茶、一听乌龙茶也不见了,还有几饼普洱茶,也看不见踪影。至于还有没有遗失其他东西,我却不能记得了。朋友笑道:“看样子这小偷还是个‘雅贼’,喜欢喝茶呢。”我笑道:“这样也好,我们今天正好用传统方法来煎水煮茶。”

    明印师下山前准备了很多劈柴,我点着火引子,不大工夫就把火生起来了。水缸里有水,我舀了一大壶水坐到火灶上,开始准备其他茶具。很幸运,在佛龛前找到一小罐绿茶,不至于招待朋友一家喝白开水。水很快就烧开了,我冲烫过茶碗,拿起茶叶罐,笑着对朋友说:“好在这‘雅贼’不识货,留下这一罐‘蒙顶甘露’给我们,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如济居位于终南山的一道山岭上,从山下爬上去大约需要一个小时。除了附近山民以及采药人,一般游人很少上来。由于响应国家退耕还林政策,附近的山民都搬迁到了山下,山上只留下四五户人家,而且只在春秋两季收香椿、甜杏、核桃、板栗、花椒等山货时才在山上住一段时间,其他时间只是偶尔上来砍柴、种菜、收菜,顺便照看一下房子而已,到了冬天,就很少人上山了。山上房屋里除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具和必要的食物、调料品储存外,几乎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但即便如此,每年还都会发生失窃现象,去年明印师出门行脚在外,山居唯一的一把挂面、二两菜籽油也被人偷走了,真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说句实在话,诸如随手泡、紫砂壶、茶池、茶局这些茶道用品,本来就不该带来山上,特别是随手泡,又费电,又显眼,而且不符合山居简朴、节约的意义,明印师也说过几次,但我只是贪图方便,再说,已经带到山上的东西是不愿意再拿下山的,所以才留在山上,只是已经很少使用了。

    山居简易,有劈柴可以烧火,有山泉可以烹茶,有粥饭、菜蔬可以疗饥,有衣服可以御寒,又有四时花草和一山风月相伴,已经是上苍的厚赐了,而我却添置了这些奢侈品,怪不得要招来窃贼了。《周易·系辞上》里说:“慢藏诲盗,冶容诲淫”,真是千古不易的古训呵。

    不过,这也是件好事,所遗失的都是一些山居奢侈品,而留下的却是山居必需品,诸如破旧的脸盆、缺损的碗筷、笨重的水缸、古拙的案板以及被褥、衣服、鞋袜等,这些才是山居最重要的东西,所谓盗贼之所弃,正是山居之所需。如果从此能够安于简约和贫穷,大概才是山居的意义所在吧。

     

    瓦罐茶

     

    我个人如今泡茶很随意,盖瓯可泡,茶壶可泡,茶碗可泡,瓦罐也可泡。大多是根据茶品不同,选用不同器具,只需恰当掌握投茶量、水温以及出汤时间即可。

    山居饮茶,以煮茶为主,泡茶、煎茶为辅。烧火用石灶、劈柴,泡茶用瓦缶、瓦罐、茶碗。瓦缶用来贮水,瓦罐用来泡茶,茶碗用来饮茶。简朴方便,很符合山居境况。

    瓦罐、瓦缶都是山民遗留下来的旧物,质地虽粗,却很有些“味道”,经过一番修整,简朴古拙中透露出些许儒雅气息,看着很欢喜。茶碗则是我特意订制的“粗碗”,颜色淡雅,大小合适,用来饮茶很好。瓦缶贮水,一般要停放两小时后方可用,这时候水性较“柔”,很适宜瀹茶。瀹茶时先要将瓦罐烫过,然后投茶。这样冲瀹出来的茶汤香气、滋味感觉很“通透”。我特意给瓦罐配上麻绳提系,方便出汤。

    山居饮茶一般都在南山亭里。我们用石磨作茶台,另有一盘小石磨,则用来放置茶炉。主客坐定后,备器煎水,水初沸时,冲烫瓦罐、茶碗毕,接着将茶叶投入瓦罐中,略略摇香后静置片刻,待得水近三沸时,提壶断火,先冲入少量水润茶,接着冲水瀹茶。约两三分钟后,就可以出汤品饮了。

    分茶时用竹勺将茶汤均匀分入茶碗中,约六分满,依次奉茶毕,饮茶。

    瓦罐瀹茶,风味很独特。投茶后茶香已隐约透出,润茶时茶香散逸亭中,瀹茶时茶香萦绕罐口,袭人鼻端。出汤后捧起茶碗轻啜一口,但觉滑爽甘香,叹未曾有。饮茶毕,捧起瓦罐轻嗅,香气清幽,合着山上清风,真使人有乘风归去的感觉呢。

     

    如济赘语:

    瓦罐泡茶过去在农村很普通,特别是农忙季节,冲泡一大罐茶水,配上两三个茶碗,用竹笼提到田间地头,供干活人饮用。茶自然是粗茶,碗也是粗碗,但喝起来却别有滋味,很解渴。

    唐人陆羽在《茶经·六之饮》篇评论当时的饮茶习俗说:“饮有粗茶、散茶、末茶、饼茶者。乃斫、乃熬、乃炀、乃舂,贮于瓶缶之中,以汤沃焉,谓之痷茶。”陆羽对这种“痷茶法”是很不赞同的,所以他另创“煎茶法”,并将之推广到文人雅士及平民百姓中,他也因此被尊为“茶圣”。唐代普遍使用蒸青制茶法,无论饼茶、末茶、散茶,用瓦罐冲瀹滋味可能都不好,而用茶釜煎煮后,茶汤滋味却十分甘美,所以才得到茶圣的提倡和社会大众认可。时至今日,蒸青制茶法已经很少使用了,饼茶、末茶也很少见,用茶釜煎煮茶汤的“煎茶法”也久已失传,感叹之余,却发现“痷茶法”竟然很适合当今茶品,无论绿茶、乌龙茶,或者红茶、花茶、普洱茶,用“痷茶法”冲瀹出来的茶汤,色泽淡雅,香气清幽,滋味纯正,这大概是陆羽当年没有想到的吧。

    如今大家泡茶都很讲究。茶品讲求,器具讲求,用水讲求,冲饮方法更讲求。山居简易,日用维艰,自然就不能如同山下那般讲求了。所以瓦罐“痷茶法”很适宜山居品饮,也值得向大家推荐。

    且录小诗一章:

    痷茶别有味,瓦罐蕴幽香。

    午后持三碗,山居滋味长。

     

    杏花入茶

     

    每年农历二三月份,山上花事最为繁盛。山樱、杏花、桃花、梨花以及许许多多叫不出名的山花次第开放。山樱繁密,杏花娇艳,桃花妖娆,梨花雅淡,山花烂漫,随意点缀在岩畔坡头,很养人眼。今年由于寒流侵袭,花期比往年要晚许多。记得上次登山时,杏花刚刚育蕾,时隔半月,想来已经开放了吧?

    远远地就看见如济居了,坐落在峰峦叠嶂间,静谧而安详。杏花缀满枝头,含苞待放。有几枝因为先占阳气的缘故,已经悄然开放了,散发出淡淡花香。简单用过午餐,开始煎水瀹茶。汲山泉,燃石灶,清泉活火,烹茶最宜。此时趺坐蒲团,瓷瓯雅递,禅韵茗香,真有些古人“野泉烟火白云间,坐饮香茶爱此山”的意趣呢。烹茶时我顺手摘了几朵杏花投入茶汤,赏花颜,啜滋味,叹为稀有。

    以杏花入茶,相关典籍中未见记载。南宋赵希鹄《调燮类编·茶品》论及花品时曾说:“木樨、茉莉、玫瑰、蔷薇、兰蕙、橘花、栀子、木香、梅花,皆可作茶。”所列花品九种,没有杏花。考之《本草纲目》,在介绍杏花药性时说:杏花[气味]苦、温、无毒。[主治]补不足,女子伤中,寒热痹厥逆。(《别录》)。似乎很适宜女子饮用。至于能否入茶,并没有明确结论。如济以为,大自然生养万物,必有其所用之理。早春时节,茶芽萌发,杏花开放,以杏花入茶,大概很值得一试吧?

    鉴选杏花应以粒大、色艳的干花或鲜花为佳。如果是鲜花,应该选取花头饱满、色如胭脂的花骨朵。仔细剔除乌蒂后,将花朵投入茶洗中,浇以滚水后倾去残水待用。杏花药性温和,我特意选用新春绿茶相配。投茶后冲水,约半分钟后将茶汤过滤入瓷瓯,并投入杏花六七枚,浸泡约两分钟,就可以开汤品饮了。一般来说,绿茶类可以冲瀹至三水,杏花也恰恰可以浸泡三次,这大概就是大自然孕育万物的奥秘所在吧。浸泡至第三水茶汤时,杏花完全开放,金蕊玉瓣,衬以花蒂浅红,好一幅“冰绡杏花图”!此时吟诵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以及“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这些诗词雅句,尤觉有味,似乎春的气息也融进这浅浅淡淡的茶瓯中来了,让人欢喜不已。

    有意思的是,杏花开放时有着淡淡的花香味,略带甘甜,但浸泡时却有着浓郁的杏仁香味。瓯中茶汤淡雅,花香浮动。捧起茶瓯轻嗅,花香与茶香缭绕一起,袭人鼻端。细细品尝一口,但觉清香满口,浸心浸脾。其间况味,语言难以尽述,有兴味者不妨一试。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这是宋徽宗赵佶《燕山亭·北行见杏花》词的前半阕,据传是在他被掳去金国的途中所作,充满了凄凉和绝望。今天烹点杏花茶汤时偶然想起,随手罗列在文末,也算是对这位“帝王茶人”的一些祭奠吧。

     

    烹雪

     

    下雪天烹雪煮茶另有一番情趣。

    煮茶要在屋里,先烧热一盆炭火,大家围着火盆坐下,然后开始煎水煮茶。

    水当然要用雪水。

    说到烹茶取雪,也很有讲究:要在雪落下有半寸厚以后去取,先刮去表层积雪,然后取距离地面约五分之一处的积雪,这样的雪很洁净,用来烹茶很好。此外,要选择山石、露地或池塘边的积雪,而不要用茅屋、草垛以及山道上的,以免沾染异味。《红楼梦》中所说的收取梅花上的积雪,那是小说家言,不足为凭。如果有条件,可在冬天多收集一些积雪,贮藏在水缸中,第二年开春也可以煮茶。至于用窖藏多年的雪水云云,同样不足取。

    雪水煮开后,就可以煮茶了。不能用雪水泡茶,还是煮茶好。雪水性寒,以免伤及脾胃。

    茶汤分好后,每人一碗,就着火盆品饮,滋味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唯有会心者或可领略一二。

     

    如济赘语: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这是《诗经·采薇》里的句子。不知为何,每每吟诵此章,我总会把它和“灞桥风雪驴背”联系起来。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了唐代诗人郑綮的一段轶事:“相国郑綮善诗……或曰,‘相国近有新诗否?’对曰,‘诗思在灞桥风雪驴子上,此处何以得之?’”虽然是句玩笑话,古人雅洁孤高的诗怀于此可见一斑。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间,虽然有种种不如意事,但保持快乐优雅的情怀至关重要。我们生存在一个“堪忍”的世界,虽然苦,但可以忍受,可以修行。所谓修行,就是要将我们过去生的种种知见和习气修正过来。

    修行要从平常日用着手,从起心动念处着手。禅宗讲“参话头”,也是这个意思。

    在这个“堪忍”的世间修行,需要很大的决断力和定力。要时刻保持正念,保持优雅高洁的情怀,如同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

    要保持优雅高洁的情怀,首先要过清贫的生活。

    清贫的生活无欲无求,一瓢水,一钵粥,一榻绳床,一坐蒲团,一卷经书,一句“阿弥陀佛”圣号,已经很富足了。除此之外,皆为奢侈之物。

    古语里说的“箪食瓢饮”“身无长物”等典故,都是讲古代读书人的清贫生活的。

    如今困惑我们的不是物质匮乏,而是拥有太多。譬如茶碗,我就有十几个,中国的、日本的、韩国的,还有一些据说是古代遗留下来的。但我最常用的也就一两盏而已。这都是贪欲之心依然炽盛的缘故呵,说起来很惭愧。

    清贫生活仿佛冬天的一场大雪,不但能洗去山林浮灰,也能洗净大地污垢。将贪、嗔、痴、慢这些无名烦恼彻底清除掉,智慧才会逐渐显露出来。就仿佛漫天大雪里,梅花冲寒冒雪,倾吐出缕缕馨香。雪压冻土,待到来年冰雪消融,迎来的是满山青翠和芬芳。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

    那一年冬天似乎很漫长,雪特别大,洛阳城被大雪拥堵住了。洛阳令雪后巡视灾情,见家家户户都扫雪开路,出门谋食。只有大名士袁安家门口大雪封路,没有一丝生气。大概先生已经冻饿而死了吧,洛阳令心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命人除雪入户。先生没有死,他僵卧在床榻上,奄奄一息。洛阳令扶起袁安,问他为什么不出门乞食。袁安答道:“大雪天人人又饿又冻,我不应该再去打扰别人!”洛阳令嘉许他的品德,举为孝廉。

    大约两千年后的一个冬天,时年六十二岁的虚云和尚来到终南山狮子茅棚。他烧红了石灶,支起一口铁釜,准备煮山芋充饥。柴门外寒风呼啸,雪大如席。他跏趺而坐,等待芋熟。新年到了,山下传来鞭炮的声音。邻近茅棚的几位出家人前来贺岁,看到狮子茅棚前满是虎狼之迹,以为虚云和尚遭了难。推开柴门,发现老和尚已经入定,用引磬开静后,老和尚很客气,说:“大家一起坐下来吃山芋,我上坐时煮的,估计已经熟了。”打开锅盖,发现铁釜中芋头霉厚寸许,坚如冰石。原来他入定已经二十多天了。

    雪越下越大,神光依然站立在山洞外,雪已经将他的身子完全封裹住了。达摩禅师默默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问:“你到底有什么事?”神光的身体已经僵硬,心里空空如也。他来到达摩座前,说:“弟子心中不安,求和尚安心。”达摩伸出粗糙的手掌:“将心拿来,为你安。”神光答:“我没有找到自己的心。”达摩瞪了他一眼:“我已经为你安心了!”神光立刻恍然大悟,身体似乎也暖和起来,他跪地行礼,泪如泉涌。山洞外大雪纷纷,如银团花簇,山河大地覆盖在皑皑白雪下,蕴藏着新的生机。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烹雪是一种雅趣和情怀,非关贫富,非关闲忙。古今殊异,落雪不同,但赏雪的心情应该没有改变吧?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出门一呀喝,天下大一统。”这是强人诗,皑皑白雪掩盖不住贼心贼胆。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唐·白居易《夜雪》)这是雅士诗,满室清寒难掩诗人内心的喜悦。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唐·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这是边塞诗,是只有盛唐才有的赏雪诗句,清健挺拔,似闻雪寒梅香。

    “垂钓板桥东,雪压蓑衣冷。江寒水不流,鱼嚼梅花影。”(清·释敬安《题寒江钓雪图》)这是隐士诗,从清寒境界中嚼得满齿清香。

    “山厨寂寂断炊烟,冻锁泉声欲雪天。面壁老僧无定力,又思乞食到人间。”(元·石屋清珙《山居诗》)这是禅者之诗。所谓禅悦之味,大概就是诗中所蕴藏的意味吧。

    用古人诗句烹雪,以慈悲喜舍入茶,大概最能得茶汤真味吧?

    我端坐南山亭上,等待冬天的第一场雪。大雪过后的来年春天,提着竹篮,好去山间采薇啊。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终南山上修行的90后们:90%以上都瞒着父母[1395]

  • 终南山净业寺品茶记[1793]

  • 吴言生教授终南山论道:中国式信仰缺了什么?[2551]

  • 隐修圣地终南山之旅:感受宗教文化在民间的热度 [魏德东][1765]

  • 六大名山,永结佛缘[吴言生][5150]

  • “慈辉佛教文化论坛”第六十三讲比尔•波特讲座圆满举办[6252]

  • 隐士是中国最幸福的人[4150]

  • 终南山隐士生活解密:周一出山工作周五回山修行[11807]

  • 隐士精神核心是反思社会[3620]

  • 追寻“终南山隐士”不如归隐于内心[5202]

  • 终南山:谁能解读的隐居文化[5462]

  • 终南山千年隐居生活真相[7468]

  • 学者称5000多位隐士藏身终南山修行[4577]

  • 终南山成为隐修胜地 山中随意搭茅蓬无人干涉 [耿显家][7341]

  • 终南山观音禅寺第三届终南禅修活动即将举行[5417]

  • 终南山地带的佛经翻译活动 [史飞翔][5706]

  • 陕西终南山佛教协会将举办第四次访道活动[4851]

  • 长安佛教的摇蓝终南山[4884]

  • 终南山“梵音心影”法事活动即将举行[4960]

  • 终南山与盛唐的隐逸风尚[583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